056 被强行改变的剧本(1 / 2)

佛系科技 一桶布丁 5064 字 3个月前

王宇飞开始解第三题的时候速度似乎更快了。

当然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觉得是错觉,但韩文乐却大概了解是怎么回事儿。

第一道题最难,即便尽量省略了过程,时间依然用的比较多。

第二道是证明题,关键在于证明的细节,所以过程必须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。

第三题是一道隐函数求导计算题,显然王宇飞找到了最简解法,所以解题速度很快,这中间计算题不需要写太多汉字,简单的数学符号花不了多长时间……

然后是第四题,第五题,第六题……

每解一道题,韩文乐便默默的用手机拍张照片,记录在案。

心里却在疯狂吐槽着,这些题你都做过么?就算做过也得回忆一下吧?这是完全不用思考的么?

当王宇飞放下手中的电子笔,看向韩文乐时,这位资深数学老师默默的将手机退出拍照模式,看了眼时间——五点十三分。

王宇飞仅用28分钟解决了这由班上的奥数小天才们借用集体智慧选出的六道难题。

这一刻,韩文乐只想沉默。

他开始犹豫,接下来那些话还有没有说的必要……

这打击似乎已经足够了,韩文乐能看到台下那些孩子们的小脸已经开始发白,更有甚者都不敢抬头看讲台了。

“老师,我解完了!”王宇飞站在讲台上提醒了句。

到不是不适应这种雅雀无声的环境,而是刚刚将全副心神都放在解题上之后,因为大脑一直处于高负荷运作状态,对身体的消耗太大,让他感觉很疲惫,更郁闷的是,他觉得又饿了,以至于再多站一会王宇飞觉得他的腿可能会打颤。

站在讲台上打摆子……

那画面太美丽,王宇飞不太敢想,到不是怕丢丑,只是单纯的因为路余馨也坐在课堂里,他下意识里不想让女孩儿看到自己不雅的姿态。

“啪啪啪……”孤零零的鼓掌声突然在教室内响起,随后立刻有人跟上……

没错,最先是路余馨自顾自的鼓起掌来,随后坐在路余馨旁边的郭晓怡立刻跟上,这也带动着坐在后排的不少家长们也象征性的鼓了鼓掌。

大部分奥数班的孩子们,依然傻呆呆坐在那里看着讲台上的电子屏,眼神很茫然。

“咳咳,你先下去找个地方坐吧!”回过神来的韩文乐挥了挥手,说道。

如蒙大赦的王宇飞连忙走下了讲台……

路余馨身边的位置已经过郭晓怡给抢了,他便干脆坐到了女孩儿身后的一排。

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跟教导主任的赌约也完成了,至于今天的爆发会不会对学校的小学霸们添加什么心理阴影,完全不在他的考虑之列。

毕竟,他是被逼的不是?

……

“好了,今天这堂公开课的前半段已经完成了,距离之前我预设的时间提前了大概十五分钟。本来我准备了很多话,想跟今天到场的家长们,还有我们的同学们谈谈,不过现在我决定长话短说。”韩文乐酝酿了一番后,开始了他的表演。

说实话,此时的韩文乐心情又糟糕了!

原因在于他发现这些孩子的心理素质远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强大,这让他决定,还是得按照原计划啰嗦几句。

“想必大家现在也清楚了今天我要专门开这堂公开课的原因。没错,这是对昨天发生的那件很不好的事情做一个回应。”

“首先我简单谈下我的经历,我今年48岁,从23岁开始教学工作到现在教了整整25年的数学。从2010年到2017年我决定来一中,我一直在明珠一所国际学校教书。”

“这所国际学校的学生可以说是非富即贵啊,各国在华外交官、国内外大商人的子女等等,每年的学费、住宿费、管理费以及学校组织的各类出过游学活动,平均每年的费用高达38万,如果还要参加校内各种兴趣班,费用可能翻番。”

“我在这所学校同样是教书,外加奥数竞赛培训,年收入是现在的三倍都不止!那么问题来了,我为什么在合同到期后,会拒绝学校续签合同,回到家乡省城来教书呢?原因很多,比如我们的王校长曾是我的校友,三番两次的邀请我,又比如一中的确为我解决了很多实际的问题,年纪大了也想回到家乡,等等等等……”

“但最重要的原因是,我在明珠没有自主挑选学生的权力,但在这里,我有!我不但有挑选学生的权力,也有一票否决哪个学生进入奥数班的权力!”

“数学是一门需要天赋的学科,我从教25年,见过有天赋的学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放弃了深耕数学,比如在明珠就有因为家长破产而不得不放弃学业的学生;也见过明明没有天赋,却为了达到家长的要求,拼命死磕数学,事倍功半,每天熬夜到1、2点,但在奥数方面依然没有太大进步的学生……”

“说了这么多,我要表达的意思有两点。第一,只要我还在省城一中负责奥数竞赛事宜,我们的奥数班就不可能有走后门便能进班这一说;第二,所有能进奥数班的学员,都是我认可在数学方面极有天赋的学生,而且这天赋起码不低于我,都有着起码能在省级奥数竞赛上获奖的潜能!”

“这个世界从来都是不那么公平的,我从不否认这个世界上有天才这种生物,但是更多的人只有天赋,天赋靠什么激发?仅在数学方面靠的是永无止境的学习、思考、研究,具体到奥数竞赛,靠的是题海不断拓宽你们的思路,锤炼你们的数学思考能力。”

“只要足够努力,智商上的差距也是可以通过时间抹平,我一直坚信这一点,这么说你们懂了吗?”

韩文乐说着自己都不太相信的话,威严的环视着奥数班的学员们。

其实后半段的话完全不在他的计划之中,他的本意是想出气,但谁能想到某个小家伙变态到完全超出了他选定的剧本……

当真是闹心啊!